新闻中心

Nike Force 系列篮球鞋回眸(四)

  系列内容的不断更新,很容易便能看出,Nike在90年代,即球鞋的黄金年代里,所推出的年度主打鞋款,基本都集中于Force、Flight、Uptempo三大系列当中。

  但伴随着2000年Shox BB4的诞生,Nike开始逐步改写原本的“游戏规则”,包括此后的Zoom Huarache 2K4、Hyperdunk在大赛年的先后面市,也都是类似的情况,它们以设计和科技的革新引领时代,却并不隶属于传统三大系列中的任何一个门派。这种市场推广的变革,在很大程度上,也决定了包括Force在内三大系列的兴衰。

  或许是因为Shox科技的大行其道,以及Tuned Air的无疾而终,Nike在2001年大幅度降低了在Force系列上的开发力度。作为系列主推产品而呈现的Air Dura Max,并没有采用全掌,甚至后跟270度开窗形态的Max Air,而仅仅采用了后跟小尺寸的Max Air。不过从设计的角度来说,淡化Swoosh Logo的做法,依然体现出了Air Dura Max作为主推产品的身份。

  除了在产品本身上略显中庸,由于Charles Barkley等老一批Force硬汉的淡出、Jason Williams结束了“客串”代言,加上新一代内线代言人的青黄不接,Force在进入到新世纪后,陷入了代言团队严重缺失的困境。

  虽然Air Dura Max本身缺乏亮点,但Nike还是和如以往很多时候一样,以主推产品为基础,推出了它的简化版本,于是Air Dura Comfort孕育而生。

  虽然产品本身也具有良好的性价比和设计感,但代言人的严重不足,加上产品在卖点上的缺失,让Air Dura Comfort,以及同时期Air Force Authentic、Trooper Force Lite等其他Force中端乃至中低端鞋款,难以在当时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拥有太强的存在感。

  到了2002年,Force系列开始出现了一定的回暖,虽然专卖店内最显眼的位置依然被大红大紫的Shox球鞋,以及同样风光的Flight产品们所占据,但至少我们见到了前后掌Max Air这种高端配置重新回到主流Force鞋款当中。

  譬如这款在当时联盟中普及度颇高的Air Effectivity Max,和Air Dura Max一样,它同样在设计上弱化了Swoosh Logo的比例,更加突显球鞋本身在线条上的设计以及材质的质感。

  由于在联盟中出镜率不高,Air Max Invincible这款同样诞生于2002年,也同样采用前后掌Max Air,并且气垫体积更大,定位也更为高端的Force鞋款,在当时并不如Air Effectivity Max那般人尽皆知,但从产品本身的角度来说,它不仅如同以往大多顶级Force鞋款一样水准不俗,更是可以被看作为新老Force在风格上的分水岭。

  从它之后,Nike几乎一度暂停了对于Force系列的更新,直到2005年,让Force球鞋以一种更迎合新一代消费者的形态重新亮相。再说回到Air Max Invincible本身,虽然在性能方面具有优秀的减震与保护效果,但当时在赛场上穿着它的,更多的却是Terrell Brandon和Manu Ginobili这样的后卫选手。

  特别值得一说的是,Kobe Bryant也曾在参与媒体拍摄时上脚过一双颇为低调的黑色Air Max Invincible。参照同时期他也曾在赛场上穿着过大气垫球鞋Air Max Elite的案例,或许这位湖人巨星选择Air Max Invincible进行拍摄也并非偶然。也正是由于这样的小插曲,当时国内一些假鞋商也曾以“Kobe代言”作为噱头,来推销Air Max Invincible的假鞋产品。

  虽然作为球场上Air Force 1最坚定的拥趸,也是当时联盟中最具“Force精神”的中生代球员之一,Rasheed Wallace在2003-04赛季随活塞队统领联盟,他脚下那些仿佛穿越时空的Air Force 1们,也得以修成正果。

  但在新品方面,Force系列却在2003年、2004年这两年,鲜有动作。深究其背后的原因,显然一贯造型厚重,专业性较强的Force球鞋,与新千年之后,球鞋领域所流行的个性化设计、丰富配色以及符合普通消费者穿着习惯的轻质脚感多少有些背道而驰。与此同时,代言阵容的严重缩水,也在另外一方面使得Force,这个曾经代表Nike篮球鞋最纯正血脉的老牌系列岌岌可危。

  2005年左右,Nike将三大系列重新洗牌:Shox科技被乃入到Flight当中,并且Nike也将Flight的定位从原本的“速度”变化为“飞翔”;最初主打全能定位,但在性能特点上稍显模糊的Uptempo被转型成速度型球鞋;

  而Uptempo的转变,直接变使得原本生存空间被压缩的Force系列得以重新获得重视,加上Amare Stoudemire等新生代内线的成长,Force系列终于在短暂的蛰伏之后,于2005年推出了这双颇为经典的Air Force Operate。

  虽然仅仅是采用了后跟Max Air这样略显质朴的科技配置,售价在当时也不过人民币890元,但Air Force Operate无疑比21世纪此前那些Force鞋款更能代表系列一贯的态度——强硬而务实。在它充满肌肉感的设计当中,我们可以明显看出Air Force Max以及Air Max2 CB 94等经典Force老鞋的风骨。

  同时,相比传统内线球鞋,Air Force Operate偏向于低帮化的轮廓,不仅让它更符合普通消费者的需求,也和Amare Stoudemire这样速度力量兼备的新派Force球员相得益彰。

  有趣的是,在2018-19赛季,一贯在球鞋选择上个性十足的快船队大前锋Montrezl Harrell,还曾在比赛中穿上了这款诞生于14年前的球鞋。除了让球迷们惊叹于他脚下球鞋的保存完好,Harrell那充满暴力美学的野兽派球风,搭配这双经典Force球鞋,也让大家依稀回忆起曾经意气风发的“小霸王”。

  在Air Force Operate推出的同时,Nike同时推出了两款可以被视为其简化版本的中低端Force球鞋。其中Air Force Brigade取消了鞋面绑带,并缩小了开窗气垫的体积。

  而在不久之后,Force正式为我们带来了系列中久违的顶级款式,Air Total Force Max。虽然Amare Stoudemire受到伤病影响,另一位主要代言人Elton Brand在人气方面也是不温不火,但这依然无法掩盖Air Total Force Max本身的特点。除了全掌大气垫的使用,它在很大程度上延续了Air Force Operate的成功之道,即通过低帮化、轻量化的新时代风格,演绎出Force的传统神韵。

  当然,这种被命名为Total Max的全掌气垫形式,其实早已在Nike顶级内线球鞋上使用多年,虽然具备不俗的视觉识别度和强大的减震性能,但无论是品牌还是消费者,都渴望Max Air可以在不久的将来,以全新的形态,再次震撼世人,毕竟在很多人看来,气垫就是Nike球鞋最重要的标签之一。

  诚然,在进入到新世纪后,作为Nike传统球鞋科技的Max Air多少有些风光不再,特别是相比视觉冲击力更强的Shox,以及更适合普通消费者的Zoom Air,Max Air似乎已经成为了上一个年代的象征。

  但即便是在篮球风格越来越趋向于快速与外线打法的年代,联盟中依然不乏主宰内线的顶级选手,因此Max Air气垫在篮球鞋上也依然拥有着自己存在,甚至革新的意义。于是在2006年,Air Max 360 BB孕育而生。

  在那一年,Nike先是推出了气体容积创历史新高的Max 360气垫,并将这种首度实现无泡棉填充的大气垫运用在Air Max 360跑鞋产品当中。随后不久,Air Max 360 BB的面市,将Air Max的此番革新延续到篮球鞋领域当中。

  “很多年前,我们根本无法想象会有这样一双产品,可它现在却真实地出现了,超越了人们的想象。”Nike高级研发部创意总监Tom Hartge曾这样说到Air Max 360 BB的诞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才是我们的第一双Air Max球鞋。”

  当然,任何领域的推陈出新都会面临巨大的挑战,即便Max 360气垫已经在跑鞋产品上技惊四座,但要运用在对抗更为激烈,运动轨迹也更复杂的篮球赛场,不仅需要研发团队为气垫单元实现更好的支撑效果,Tracy Teague和他的设计团队也必须用一种全新的设计风格,来呈现科技的进化。

  “每一个项目都会让自己有所收获,但并不是所有项目都能像Air Max 360 BB一样让我受益匪浅。”

  为了让Max 360这种缓震性能趋于完美,但离地颇高的新型气垫可以满足篮球运动所需,Tracy Teague在Air Max 360 BB上重新启用了老式内线球鞋的高帮设计,并在脚踝加入保护拉带,来最大限度强化球鞋的鞋面支撑与保护,同时通过融入Zoom Huarache 2K4鞋头中底部位的稳定单元,来进一步平衡Air Max 360 BB在中底稳定性上的表现。

  与此同时,为了让球鞋整体不至在视觉方面过于笨拙,并且让鞋面与Max 360大气垫强烈的科技气息形成呼应,Tracy Teague在Air Max 360 BB鞋身侧面,还采用了类似Zoom Huarache 2K5 Rip City那般的花纹作为点缀。

  在Air Max 360 BB推出的同时,Nike也基于Max 360气垫无泡棉的全新结构,推出了它的后跟半掌版本气垫,即Max 180,并推出了一系列定位略低于Air Max 360鞋款的Air Max 180跑鞋和篮球鞋产品。

  其中,作为2006年主流Force次顶级鞋款出现的Air Max 180,通过前掌Zoom Air与后跟Max 180的科技组合,成为了当年众多实战派消费者的首选。并且在2006年日本世锦赛期间,Nike还曾推出过一系列专为中国男篮打造的专属版本产品,Air Force 180 BB也位列其中。

  当Force系列通过Air Max 360,以及Air Max 180,重塑高端形象的同时,也推出了一系列常规鞋款。首先我们先从三款都采用了后跟270度开窗,这种传统Max Air科技的中端球鞋说起:

  而伴随Nate Robinson于扣篮大赛上再次封王的奇妙经历,更使得Air Force Specialist在当时名噪一时,并且“小土豆”也就此成为Force系列在此后颇为重要的另类代言人。

  除了Air Force Specialist,另外两款同样采用后跟270度开窗Max Air气垫,并且在鞋面上运用了魔术贴的中端Force同样值得一说。其中,Air Max Enforcer因为鞋面上近乎“盖子”的独特造型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并且细节处“Air Max 90”的字样,也是在科技方面对于同年Max 360以及Max 180的一种呼应。

  并且,当时初出茅庐的Kevin Durant,也曾在当时短暂地穿着过这双造型厚重,但颇具特点的Force鞋款。而另一款Air Max Power Three则是将魔术贴绑带运用在了脚踝位置。

  在中低端产品方面,这一年的Force系列同样动作不小,Air Force Camp Plus和Air Force Formidable Low采用了相同的大底,鞋身则分别为高帮与低帮设计示人,其中后者的造型更是让不少人想起了无比经典的Zoom LeBron 2。

  Air Force Double Double虽然将后跟可视气垫的体积几乎缩减到极限,却在中底运用了Dual-D双密度结构,这种中底构架方式曾在早先一年的Air Dual-D 2K6上展现了良好的效果,而Dirk Nowitzki对那款球鞋的热爱,或许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Dual-D对于内线球员在性能上的契合。

  至于在后跟采用了内置Air Sole的Air Force Lockdown,则扮演起了那一年Force庞大家族里低端产品的角色,不过即便如此,它的脚踝绑带设计也颇具特点。

  显然,Air Max 360 BB等鞋款的诞生,让Force终于走回正轨,也让当时的人们对于即将到来的2007年感到无比期待——Nike究竟会用怎样的作品,来纪念Air Force 1这款传奇球鞋,以及整个Force系列走过的二十五年历程?

  答案,便是这款迄今仍被无数鞋迷所怀念,并奉为Nike新世纪最经典Force球鞋的Air Force 25。

  在发布伊始,Nike便将Air Force 25定义为“Nike Basketball”所打造的签名鞋,它可以被看作为一次对于历史的致敬,对传奇的回眸,同时也它是将Nike篮球鞋以最尖端水准的一次重新演绎,亦如二十五年前的Air Force 1。

  而如果说,曾经Bruce Kilgore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将气垫科技与篮球运动相结合,通过一双Air Force 1让Nike这个后起之秀获得更高的关注度,那么如今在Air Force 25上,等待Tracy Teague的考验在难度上则毫不逊色。

  Air Force 1的威名,以及万众期待下的压力,使得他必须要在传承经典元素与打造最强篮球鞋实战性能这两方面,不仅是要做到平衡,更要做到极致。

  但毫无疑问的是,在大多数球鞋爱好者眼中,Air Force 25是这位低调大师设计生涯中,最广为人知的作品。就像我们所看到的那样,Tracy Teague将自己对于Air Force 1,以及Bruce Kilgore的尊重,化为设计灵感,并且在细节处秉承了Bruce当初以“更好的性能”打造Air Force 1的设计初衷。

  纵观Air Force 25整体的设计,没有任何的繁复,修长而不失力量感的线条亦如Air Force 1诞生时那般,宁静而威严。鞋舌除的领标、鞋头放射状的透气孔、脚踝处的魔术贴保护拉带、贯穿中底的粗犷车线,这些我们熟悉的细节,亦是向Air Force 1,以及Nike篮球鞋历史的致敬。

  当然,Air Force 25的成功,远不仅仅是因为它的设计“站在巨人的肩膀”,更是因为它以最强大的科技运用,达成了在实战性能上的完美呈现。全掌Zoom Air、后跟Max Air,结合碳板的中底配置,柔顺贴合的Sphere,再加上近似One Piece的鞋面结构

  直到13年后的今天,我们都没有再从任何一双Nike篮球鞋上,见到复古设计与现代科技如此和谐的结合。

  “在我的成长经历中,一直都会仰望着这些穿着Force球鞋在球场上征战的人物。”

  当时被看作为步行者队新一任核心内线的Jermaine ONeal这样回忆。也许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无论是“老六人”还是“新六人”,似乎除了Moses Malone,都并非NBA历史上的超级巨星。

  但实际上,并非只有华丽的数据与金色的奖杯可以吸引球员。硬朗、张扬、坚韧、彪悍这些暗藏于表面下的精神力量,有时却更容易打动人的内心,这也是Force系列存在意义。

  正如我们在刚才所言,如果将Air Force 25锁定为一款球鞋,那么它的代言阵容足够庞大,但并非顶尖。但如果以更宏观的角度,把Air Force 25看作为一次Nike篮球鞋的重塑企划,那么它的参与者,则完全可谓众星云集。

  他们那张以空军基地为背景的经典合影,以及那首由Juelz Santana演唱的广告歌曲,都让Air Force 25成为了一个时代的象征。

  时至今日,从Air Force 25这些充满时代烙印的海报上,我们依然可以感受到那种对于内心的震撼。

  可以说,这一切的Force精神,不仅属于Nike,更是属于篮球运动本身。只可惜,在Air Force 25之后,这种震慑灵魂的冲击,似乎开始逐渐离我们远去

  并且,作为Nike贯穿全年的核心鞋款,Air Force 25在鞋型版本上也可谓层出不穷。其中,无论是采用纯黑、纯白的Supreme高端版本、运用了涂鸦图案的球员配色版本

  结合24K镀金的豪华套装版本,以及包括“东单”配色在内的众多普通版本,在鞋型上都被定义为最主流的Mid,即中帮款式。

  而不久后发售的Low Cut版本,虽然取消了中底碳板,并且将减震科技简化为前掌Zoom Air结合后跟Max Air,但依然不俗的舒适性,更符合生活化需求的低帮造型,外加更低的价格,让Air Force 25 Low成为了当时最为热销的鞋款之一。

  除此之外,Air Force 25还有着两个相对冷门的衍生鞋型。其中,Air Force 25 High,即高帮版本,进一步加高了鞋帮高度,并微调了脚踝绑带的结构,还将原版中符合当时流行趋势的隐藏式鞋带设计更换为了更为传统的鞋带结构。当时Nike与芝加哥球鞋店铺PHLI所打造的联名版Air Force 25,便采用了这样的高帮鞋型。

  而在晚些时候,Air Force 25 Core也出现在大家面前,以中帮造型示人的它取消了脚踝绑带的设计,中底配置则与Air Force 25 Low相同,可以被视作为Air Force 25的简化版本。

  而说到Air Force 25的简化版本,相比上市时间较晚,配色也并不丰富的Air Force 25 Core,更多消费者愿意将这个名号放在同时期发售的Air Force 90身上。

  和Air Force 25相比,Air Force 90采用了几乎完全相同的设计风格,并且在细节处的线条上要更加硬朗。科技方面则是此前许多中端Force球鞋一样采用了后跟270度开窗Max Air气垫。

  虽然定位于中端,但Nike对于Air Max 90的推广却颇为重视,不仅推出了包括猪年版本在内的众多配色,还为它打造了Low Cut低帮版本。而在NBA赛场上,包括Ron Artest在内,不少著名球员也对于Air Force 90情有独钟。

  或许是由于Air Force 25对于品牌来说太过重要,Nike在2007年并没有再推出Max 360科技的篮球鞋来喧宾夺主。但Nike还是在这一年推出了Air Force More 180,以继续展示在科技方面的革新——

  相比之前一年的Air Force 180 BB,Air Force More 180在延续前掌Zoom Air与后跟Max 180气垫的同时,采用了轮廓更具流线感,细节也更为丰富的设计。易建联的代言,更让它对于中国球迷以及广大消费者,具有了另一层特殊的意义。

  在2007年以首轮第六顺位被用雄鹿队选中,顺利登陆NBA后,易建联在新秀赛季的表现不乏亮点,不仅当选了2017年12月东部最佳新秀,还作为一年级队的替补大前锋出席了那一赛季的全明星周末。

  而作为Nike签约球员,他不仅成为了Air Force More 180的主要代言人之一,也享有了市售球员版配色,这一在Nike旗下极高的待遇,那个来源于天蝎座和姓氏“YI”的个人Logo,迄今也为许多球迷看作为Nike为中国代言人设计所设计的最经典Logo。并且,Air Force More 180本身刚柔并济的风格,也和易建联当时飘逸的球风相得益彰。

  作为Amare的绰号,S.T.A.T.本以为Standing Tall and Talented,即“屹立的天才大个子”,而其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是因为这位太阳队全明星内线对于《孙子兵法》的推崇。

  正是由于对孙武子的崇拜,Amare在当时希望自己可以拥有一个以字母S开头的绰号,于是便有了之后的S.T.A.T.一说。

  再说回到Air Max S.T.A.T.本身,覆盖整个鞋面的魔术贴和同样在Air Max Operate开始流行在Force鞋款上的中低帮结构,都让它充满了Amare Stoudemire的个人风格,全掌Max Air虽然并非Max 360形态,但相比最初的Total Max,也在通过减少泡棉填充,进一步增大了气垫的容积。

  而它的设计师,则是因为日后成为LeBron系列御用设计师而被鞋迷们熟悉的Jason Petrie。不过在日后的回忆中,他自己对于这双以鲨鱼作为设计灵感Force球鞋并不满意。

  前者延续了Air Force Formidable Low的大底,但在鞋面设计上,二代产品失去了前作类似LeBron球鞋的设计风格;后者则是将此前的Dual-D双密度中底,升级为了Tri-D三重密度的中底结构。

  2008年,没有任何一款球鞋可以在风头上同Hyperdunk匹敌,而这款轻量化球鞋革命之作的诞生,也使得Nike减少了对于传统三大系列的投入。

  就Force系列本身来说,这一年中最具代表性的款式当属Amare Stoudemire的第二代签名鞋Air Max S.T.A.T. 360。相比Jason Petire设计的初代产品,Tracy Teague在第二代产品上不仅采用了Max 360大气垫,以提高产品的科技感和减震性能,更是通过启用高帮结构,以及取消魔术贴,使Air Max S.T.A.T. 360展现出完全不同的设计风格。

  虽然从内线球鞋的功能性角度来说,Air Max S.T.A.T. 360颇具水准,但两代产品过大的差异,很大程度上影响了S.T.A.T.系列在消费者心中的连贯性。

  有趣的是,尽管从产品矩阵上来说,LeBron球鞋从诞生伊始,便凌驾于三大系列之上,但在不少Force中低端产品上,我们都可以见到与LeBron球鞋有关的设计元素,从这一点来说,尽管LeBron在球风上兼备Flight的高度、Uptempo的速度,以及Force的力量,但从球鞋范畴来说,却多少更偏重于Force风格。

  可以说,Hypermax等球鞋的诞生,代表了Nike开始放弃了传统三大派系的思路。而根据Jason Petrie的回忆,也正是在当时,Nike高层觉得三大派系的思路太过“迂腐”,不如Hyperdunk那般“一鞋多用”来迎合更多的消费者。

  正是在这样的思路下,Force鞋款在2009年鲜有亮点。Air Max S.T.A.T. Low作为一款“迟到”的低帮鞋,无论是发布时机,还是产品本身的特点,都难以在Hyperdunk、Hyperize等新时代球鞋的统治下脱颖而出。

  更可惜的是,原本作为Amare Stoudemire第三代签名鞋研发设计的Air Max Power Move,最终由于各种原因,并没有市售。而从胎死腹中的Sample看来,Nike也在当时有意降低了S.T.A.T.球鞋的市场定位,这多少和前两代作品平庸的销量,以及Amare深受眼疾等伤病影响等因素有关。S.T.A.T.系列,也就此在短短两代之后,宣告终结。

  在此后,Nike虽然也曾在2013年推出过如Air Ultra Force 2013这样,头顶Force之名,但更偏重复古路线的新款球鞋,但显然Force,以及Flight、Uptempo,都已经在Nike篮球鞋的版图中趋于边缘。

  Hyper家族的枝繁叶茂,让原本的三大系列从实战角度,已经没有了用武之地,但新品在设计风格上的过去趋同,却让不少鞋迷开始怀念起那个三大系列齐头并进,高中低端产品百家争鸣的黄金年代。

  是的,潮流的轮回固然让Air Force 1以及整个Force系列能够在远离赛场后,依然出现在你我的生活当中,但Force精神的核心,从来都应该是以篮球作为根基。失去了篮球场上的统治,多少让Air Force 1的三十五周年庆贺,比起二十五周年的时候,失色了不少。

  不过令很多球鞋爱好者没有想到的是,在2018年,就当Force这个名字距离主流篮球鞋已经渐行渐远的时候,Nike却突然以Air Force Max为名,推出了一款定位于高端市场的大气垫球鞋。Anthony Davis的代言,更是让它无论在外形设计、科技配置,还是赛场曝光率上,都达到了不俗的水准。

  而随后Low Cut版本的推出,在体现出Nike对于这双新款Force篮球鞋颇为重视的同时,也让我们依稀看到了Air Max Operate在十五年前,重启Force时代的背影。

  虽然Anthony Davis在转投湖人队后,更多的选择了穿上Kobe系列的Protro鞋款,但Nike并没有放弃刚刚看到起色的Force球鞋,特别是Hyper家族结束了对于Nike团队球鞋十余年统治,并且Alphadunk做为“接班人”表现也缺乏说服力的情况下,这双并没有在国内发售的Air Force Max 2反倒成为了Nike在过去一年中,少有的精品Team球鞋。

  最后是彩蛋时间。为您奉上一段比较珍贵的视频——2007年Air Force 25广告The Second Coming的拍摄花絮。由于众星云集,拍摄过程非常精彩。而且现在来看,这段广告里的很多东西,都已经无法复制了。再感受一次,2007年Force系列诞生25周年庆时的盛况吧!

Copyright © 2014-2017 k7体育-k7体育官网-k7体育平台 版权所有 苏ICP12345678